赛车

长河内外 第一百一十九章 剑舞七绝

2019-10-12 23:31: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河内外 第一百一十九章 剑舞七绝

佐亨忙起身还礼道:“主子们不用客气,都自己人,哪用如此见外!再説了,是永忠有才,皇上才重用的,老朽不过张口抬舌一下而已。像永忠这样出众的人才,纵便在路上撞见了,也该向朝廷举荐才对。”

永忠又行至俊夏和佐亨跟前,谢道:“奴才谢过主子和佐大人再造之恩!”俊夏亦起身道:“兄长哪用这样客气!快快请坐!”永忠谢过。

俊夏等因知佐前辈和永忠忙碌了这大半天,不好过久打扰,稍坐了一会儿便告退回后院了。

娇阳见兄长已做到将军大位,又有了府第,不知该如何报答俊哥哥大恩,忙去给大家沏茶,然后又走到俊夏身后,也不管羞也不羞,给俊夏捶起肩来。

俊夏受之不忍,説道:“娇阳,谢谢你好意,俊哥哥肩背不酸,来,坐下喝茶吧!”娇阳娇道:“就让娇阳再捶一会儿吧!”

伊澜这时笑道:“师兄,你别那样不领风情月意,人家娇阳是诚心的。”俊夏便不再出声,任凭她百媚柔捶,只把一众羡得暗暗嘴抿眼笑。

一阵过后,伊澜笑道:“娇阳,你也给你清姐姐捶捶吧!”娇阳道:“是的,伊姐姐!”説着又走到清和身后,欲施揉术,清和笑道:“娇阳,你别听你伊姐姐的,她跟你开玩笑呢!”

娇阳娇道:“清姐姐,你就让娇阳揉一会儿吧!要么娇阳心里不能平妥。”清和见她意真,也让她在肩上揉搓了几下,然后説道:“娇阳,你去给你伊姐姐揉吧,姐姐我怕痒痒。”

娇阳应道:“是,清姐姐!”説着要给伊澜揉,伊澜赶紧站起身道:“娇阳,不用了,我更怕痒痒了!”娇阳便行过拉拉身旁,説道:“那我给拉拉姐揉!”

拉拉牵着娇阳的手道:“妹妹不用这样客气了,来,我们坐下喝茶好了!”娇阳便不再卸柔,也饮起茶来。

阿尼慕坐在俊夏身旁,轻声对俊夏道:“俊哥哥,我们现在做什么好?”俊夏逗道:“现在喝茶好!”阿尼慕娇道:“人家都喝饱了!”俊夏建议道:“那你就在大堂里舞一阵剑让大家欣赏欣赏,也好消消肚子!”

阿尼慕不依道:“俊哥哥就拿人家逗乐!”伊澜解説道:“尼慕妹妹,你俊哥哥不是拿你逗乐,是想看看你的剑艺几何!你就给大家舞一个吧,你俊哥哥还没见过你舞剑呢,要舞最好的!”

俊夏先鼓起掌来,大家都跟着鼓掌。阿尼慕脸有些微红了,扭捏地道:“这怎么好意思献丑!”碧罗春赶紧打气道:“师妹就舞一个吧,也好让俊哥哥了解了解师妹学得怎样了!”

俊夏説道:“就是吗!”又鼓掌怂恿,伊澜又起身拉她到堂中,阿尼慕没法,只得掣剑説道:“那阿尼慕只好献丑了!”説毕舞出伊澜教她的大篆剑法《长河七绝》来。

因此套剑法原是江三四郎为两位师妹所创,其剑势隐蕴较深,阿尼慕又刚学没多久,剑法自然不能纯青。

尽管如此,阿尼慕因自xiǎo师从兰花派,深得兰花山庄庄主夫人深陶,所以舞将出来亦有模有样。时而身轻如燕,时而延展如鸥,有如龙腾四海,又似凤舞九天,在堂中腾来飘去,未曾落地丝毫。

身段更是极其优美,咋一瞧,哪像是凡人剑舞,实在是仙抚瑶琴,且边舞边口中念念有声,其音如下:

云光雪照态充盈,匿迹销声忽潜行。

满地春晖皆似玉,遍山花野俱如星。

闻听潮涨柔纤刃,晓悟冰封冷艳迎。

来龙挺峻千重势,落絮纷飞万里屏。

风号鹫唳招摇至,月蔽乌沉怨忿萦。

地坼鹏临清罅隙,宵征雨过现光明。

空晴瀑溅飞鸿掠,暗喜金来逝水凝。

舞毕,轻飘于地,个个都鼓掌为她表示赞赏。阿尼慕赶紧説道:“献丑献丑,见笑见笑!”其他人看了倒没什么,那娇阳和云凌看了,暗赞这世上竟有如此神奇剑法,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那云凌不会舞剑倒还罢了,只当是仙子施法,相信自己今后跟着俊哥哥和清和姐姐她们亦能学此仙技。

可那娇阳看了,原还以为自己和兄长的剑法已是精妙无比,哪晓得这世上还有如此仙姿妙剑,一下那分自信一扫无余,説道:“阿尼慕妹妹,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精妙绝伦的剑艺,可见娇阳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了!钦羡钦羡啊!”

阿尼慕听后忙还礼道:“娇阳姐姐,你的基础原比我好,今后跟着俊哥哥或伊姐姐或清姐姐学,定会在我之上的。”

此刻的娇阳,心中只有钦羡,哪敢想将来能超过尼慕,説道:“妹妹剑舞得如此仙妙,要是娇阳今后能学到妹妹一半就好了!”

俊夏见她俩你来我往,互相谦逊,问道:“尼慕,你跟你伊姐姐学剑多久了?”阿尼慕双唇用边一抿,晃了晃头,翻了一个白眼,回道:“已经一月有余了!”

俊夏赞道:“一个多月就能把《长河七绝》舞得如此玄妙,真是不同凡响了!”阿尼慕乐得谢道:“谢俊哥哥夸奖!”

俊夏又对娇阳道:“娇阳,你今后跟着伊姐姐和清姐姐学,也会学有所成的,不必气馁!”娇阳微笑一个,説道:“是的,俊哥哥,娇阳定会跟着两位姐姐好好学习,保证不令俊哥哥失望!”

俊夏嗯应一声,然后赞道:“有信心就好!”又道:“下面哪一位要不要来舞一个?”伊澜不想让娇阳太过羡慕,以免产生过多的自卑,説道:“师兄,这里又窄,不便施展,且姐妹们又是刚学,今后学有所成再舞不迟,师兄説好与不好?”

伊澜问好不好,俊夏自然説好,diǎn头道:“好,哪有不好的,下次找一个好地方请我们拉拉舞一个,大家説好不好啊?”

除拉拉外

,个个都説好。拉拉即道:“主子,拉拉现还只会xiǎo篆剑法,大篆剑法还未学呢!”拉拉工作经验丰富,一切都好,正是俊夏要特别重用之人,説道:“那拉拉就跟夏南一起互相学习大篆剑法,可好?”

拉拉赶紧上前施礼谢道:“多谢主子厚意!拉拉一定跟着主子好好学习!”碧罗春见俊哥哥亲自带师父,要是自己也能跟着俊哥哥学就好了,可又不好开口,只行到笆笆拉身边恭喜道:“恭喜师父了!”

俊夏因想带拉拉一个也是带,带两个三个也是带,説道:“伊澜和清和如带太多姐妹会太累,不如瑾瑜和碧罗你们两个跟拉拉一起和俊哥哥互相学习吧!”两个赶紧上前谢道:“谢谢俊哥哥,我们一定跟着俊哥哥好好学习!”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有预约吗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在线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电话预约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在线问答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预约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