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智慧旅游的四个坑世界和平

2020-02-15 17:23: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智慧旅游的四个“坑”

导读: 一转眼,智慧旅游年已经过了一半了。各种说法各项工程出的也差不多了,业内却仍然游荡着两种心态,1是迷茫和焦虑;1是自是和自大。理论和说法似是而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多时候细究起来却漏了怯。既然都有想法和说法,那就说说智慧旅游不是甚么,说说智慧旅游的“坑”,尤其是对目的地管理机构而言。

一转眼,智慧旅游年已经过了一半了。各种说法各项工程出的也差不多了,业内却依然游荡着两种心态,1是迷茫和焦虑;1是自是和自大。理论和说法似是而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多时候细究起来却漏了怯。既然都有想法和说法,那就说说智慧旅游不是甚么,说说智慧旅游的“坑”,尤其是对目的地管理机构而言。

1、整体解决方案。

对智慧旅游,很多旅游局的领导和同仁都希望毕其功于一役,弄他个一揽子工程,完全改变局面,来个“初步实现”智慧旅游。部分旅游局就开始热衷所谓“整体解决方案”,弄“1234”各类称号的工程,而且大多工程要摆在“明面”上。

实际上从目前国内目的地的信息化基础和现状来看,智慧旅游更是一个进程,乃至是一个漫长的进程,我们有许许多多基础工作要做,恰恰这些基础工作很难摆在“明处”。再说各地基础不同,机制各异,理解水平更是千差万别,期望都吃一个方子的“药”,整出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来,就有些“缘木求鱼”。比如目的地智慧旅游的基础之一是目的地信息聚合机制没有建立,咋会出现智慧营销的信息持久传播?岂不是空中楼阁?!

2、智慧旅游平台。

这好像是一个信息和渠道越来越碎片化,而名称愈来愈宏大的时期。今年,各地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很多“智慧旅游平台”,细细看下去,有的就是一个站,有的乃至就是一个APP运用;更多的是一个站+一个公号,一个官方微博+一个APP应用;如果还不过瘾就一个站+一个+一个APP应用。好像单个说出去不那末气魄,就捆在一起说。再有就是把所有的家伙什(信息化项目)整在一起美名曰“智慧旅游平台”,有场面,有架子。这个就是智慧旅游的“归里包堆”一根筋思路,看着都“眼晕”,可怎样折腾出来?

3、技术。

大的如“云计算”、“物联”和“大数据”,小的如“”、“搜索”和“虚拟实景”,这又是一个“技术”满天飞的时代。

所谓“焦虑”和“自是”很多由此而来,因此出现了许多“怪相”:1是新奇派,技术公司演示各类表现端技术,“新奇吧?”,点头:“真新奇!”;“好玩吧?”,再点头:“好玩!”;“如果游客用就如此这般这般,如何?”;再点头:“真不错,就弄它一个。”齐活。忘了一件事,技术本身的智慧和旅游应用的智慧是两码事。2是自是派,在这个变革的时期,倒是少见拍着胸脯自称“智慧旅游专家”的人,俺反正没见过。很多是把“自是”和“焦虑”“藏在皮袍里”,拿着过去办旅游展览会的大呼隆思路弄智慧旅游,新瓶装旧酒,政策口号很多,也可以谈本身感受,但一落到实施方案上就瞪眼。三是体用派,骨子里认为“业务为体,技术为用”,把智慧旅游拆成“业务”和“技术”两张皮,必要时挂出“俺不懂技术”这个免战牌,潜台词是“俺懂业务”。

最近,戴斌院长提出一个观点:“智慧旅游是产业组织和管理方式的革命”,深以为然。如果按这个认知水平,思惟方式、产业组织和管理方式的融合变革中,咋辨别所谓业务和技术?也就是一个结果:对技术的理解如果没有上升到信息化和产业深度融会的层次,就会“不懂业务”。

4、机制。

机构的工作向来讲求个“名正言顺”,在其位,谋其政。智慧旅游自打提出,就面临着一个问题,这活谁来干?

在国家层面,智慧旅游归口到计划部门;到省市一级相当一部分又拐到信息化部门;智慧旅游年提出后,市场部门也得进来;还有部份省市由办公室统管。部门不同,理解不一。

也就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在智慧旅游中,旅游局该干那些事,不该干那些事。有人认为,旅游局应当制定政策标准计划,然后服务采购外包。实际情况却是,相当一批智慧旅游计划成了挂在墙上的“空中楼阁”,服务外包的项目尤其是公共服务外包的项目,和主体业务成了两张皮,开始热热闹闹,一段时间过后悄然无声。管理机构内部则是“一千个人有一千个智慧旅游”,逐步出现业务部门和智慧旅游实行部门的磨擦,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固守自个1亩三分地和话语权,推三阻四,推委扯皮,这类“软阻力”比所有的客观困难都可怕。

所谓机制,才是智慧旅游建设中最大的“坑”。智慧旅游中越是能摆出来的东西运营风险越大,越是背后的东西难度越高。

路漫漫其修远兮。

宫颈炎怎么治疗好
颈椎病可以吃药治疗吗
子宫内膜炎的治疗方法
防治大骨节病的措施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