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颓废的夏季

2019-09-10 15:0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当夏季来临的时候,我内心仿佛长满了荒芜的杂草一样,颓废的像梅雨季节里所有发霉的东西一样,我感觉浑身上下长满了发霉而派生出来的绿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以前就说过我不是个什么好鸟,现在再郑重重新声明一次:我是个道德沦丧、没有公道的坏鸟!好吃懒做,好逸恶劳,整天游手好闲、爱做白日梦的主。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喝的酩酊大醉,站在公路边对着茂盛疯长的狗尾巴草,用力的撒尿,毛茸茸的草穗在高压水枪的冲击下,痛苦不堪地左右上下摇摆着。正当我为摧残弱小的生命得意忘形之际!一辆重型10轮大卡从我身旁呼啸儿过,形成的一股冲击波飓风,让我猝不及防。猛然把我吹到路旁的沟底,我的浑身上下沾满了我自己留在草叶上的黄色液体。我索性翻个身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展开躺平,这样会感觉更加舒服些。一个椭圆的物体在我后腰的第三根肋骨下面咯得我非常难受!我躺着用手准备去拿开椭圆的物体,感觉像一个编织袋,我的心陡然紧了起来!别是杀人碎尸的包裹物?我心惊肉跳的站了起来,瞅瞅编织袋,我掏了一支烟点然,稳定下狂乱的情绪,突然间我想笑:万一是一包猪肉呢?我带回去可以解馋了。现在TMD猪肉这么贵!我可有2个月没有吃猪肉啦!我蹲下身,慢慢打开,眼前的东西再一次让我心惊肉跳,头晕目眩,我紧张地望一望公路上来回穿梭的车辆和行人,心里暗暗祈求:天快一点黑下来!快一点黑下来吧!里面都是一摞摞通红崭新的百元大钞!!有了这么多钱!我该怎么去花啊?第一,去吃大餐,尽情地享受五花肉吃到嘴里,嘴角流油的感觉!第二,去泡妞。找几个漂亮的 也体会一下啥是风流鬼的滋味!也不枉做会男人。孔老二不是说过:男人的生活2个字:食色也!然后去旅游,走遍祖国名山大川每个角角落落……
今天心情好!老狼请吃鸡……该死的手机铃声大作。把我从梦中闹醒,发现我又作了一个白日梦。上次做梦娶媳妇情况也是和今天差不多,已经进入洞房了,漂亮的小媳妇近在咫尺,她微笑着向我招手,我急急忙忙手忙脚乱地刚退掉衣服,忽然梦醒了,沮丧、懊脑。我甚至产生死得念头,我跪在地上诅咒老天爷对我的捉弄!躺在家里破旧木板床上,禁不住长吁短叹,唉!日谁个娘!又是一场白日梦……
今天心情好!老狼请吃鸡!没有事你打电话干啥啊……手机机铃声又一次顽强地响了起来!我特别颓废地伸手拿过来电话,放到耳边,刚喂了一声。里面传来恶毒的谩骂声:大头你他娘的考狗来吗?老子的电话都快打爆了……我回应地骂道:顺子!是你爹死了?还是你娘又要结婚了……催命似得,找老子啥事?顺子搁电话里说,请你喝酒啊!我怒气冲天地说,你也个熊吧!上次也是说你请客吃饭来,靠!吃了一半,你说上厕所,跑了,还是他妈的老子付的钱!顺子呵呵地笑着说,上次我是真的有事,路上不是遇到我三婶了吗!连拖带拽的把我弄去相亲去了!这次我真的请你们吃饭!因为我在网上谈的四川老婆来了!快过来!风满楼饭店!不见不散……
我起来刷牙洗脸,从卫生间一大堆待洗的衣服里,挑了件还相对干净点的T恤套上,然后用梳子沾水对着镜子梳理凌乱的长发,水和摩丝的效果一样,油光笨亮。拉开吱吱乱响的大门,吹着流氓口哨下楼,门也懒的关,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一件值钱的家用电器(随身听)还被我那个以前的老婆李古丽带着和野男人私奔了。
李古丽如果和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私奔还有情可原,她偏偏和一个澡堂子里的搓背的老男人。我到死也无法原谅她,死也不能理解她为什么选择一个澡堂子里的搓背的又老又丑男人私奔?那个又老又丑男人就住在我家隔壁,还是租赁人家的房子住的。那个老男人平时看上去非常老实,话也不多!他怎么就会和李古丽我老婆搞在了一起呢?确实我想不明白!以前断断续续听李古丽说过,那个老男人很会体贴人;还喜欢他身上一股淡淡舒肤佳香皂味!他们俩的 ,我丝毫没有察觉。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预谋的私奔?我一点都没有发觉。这可能和我平时大大咧咧有关系。我如果早发现他们的 ,看我不把这对狗男女的脚筋挑断!哼!跟老子玩火!唉!我知道现在说这些狠话有啥用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林子大了,啥鸟都是有的……
走在街上,车辆和人潮十分嘈杂、喧嚣。形式各异的霓虹灯散发着妖媚的彩色光,形形 的人,男人光着膀子四处瞎逛,女人丰乳肥臀打扮的花枝招展。少年染着红发跳跃、打闹、追逐着。老头、老太太柱着拐棍颤颤巍巍走在人流里,当然也有衣冠整齐的国家干部夹着公文包庄严地走过。街边摆满了各种小吃摊,简易的桌椅、板凳,围坐着大快朵颐满脸大汗的红男绿女食客。烧烤摊弥漫着呛人的油烟,一具羊的尸体已经被肢解的七零八落勾挂在铁架上,铁勾勾住羊的下巴,羊头仰望着天空,愤怒地做仰天长啸状!我想:若干年后,我死了,会不会也被某人用铁勾勾住下巴挂在铁架上?任凭客人随意选购我身体上的某块肉烤熟了吃!
羊的尸体,让人看着不知道是食欲大发?还是不寒而栗?街边一家饭店,自来水哗哗的直流个不停。我不能听到水流的声音!每次听到后就情不自禁控制不住地想撒尿!我知道这是我生理条件反射,当然更是一种病,前列腺病?还是肾亏?没有去医院检查过,所以也不知道,当然也更不想知道!如果知道自己有了啥病,可能每天会提心吊胆的老琢磨自己,这样的话,可能会死的更早些!我的生活理念:活一天是一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街边的公共厕所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盖的个老式蹲坑的矛厕,里面的小便池前污秽的黄色液体一汪一汪的。我从墙上扣下2块红砖左右垫好,然后踩在砖头上,掏出老二开始放水,放完感觉还没有尿尽,于是就保持原来的姿势站着。这个时候一个秃头的老吊,神色急匆匆的跑进来,看见我叉着腿挡住了他前进的路,立刻他对我吼了起来:草你妈!你双手抱着老二下神啊?快点闪开!让老子进去!对于这样脾气暴躁的人,老子才不甩你呢?人都是这样怕敬!如果他客气一句,我可能会放他过去!我正在暗自思忖,这个老吊看样子实在憋不住了,从我旁边强行通过,他一挤,我身体一晃,靠!我差一点趴到尿窝里!那样子我可就糗大了。我稳住身体,用力朝他一抗。那个老吊一脚踩在尿窝里,没有等他开口骂娘,我迅速地撤离了是非之地!靠!等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有几滴没有尿完的液体,洒在了裤裆里!感觉大腿的皮肤火辣辣的!每次我都是这样老是尿不尽,总是要有几滴准备洒在裤裆里,看样子我真的有病了,用小麻子的话来说:而且还病的不轻来!


风满楼,仿古建筑,雕梁画栋、大红色的圆柱,大绿色牌楼上面是非常粗糙的彩色画,无非就是龙啊凤啊的!仿佛是农村大姑娘穿了一身的大红大绿的衣裳,俗不可耐。通过木质的楼梯,上了楼,走进包间,看见我的狐朋狗友全部到齐了。
大头!你是不是将猪来?下了几个小猪崽啊?小麻子笑着糗我。
大头!都还以为你靠狗去了呢?黑皮说,嘿嘿,怎么才来?
大头!靠谁娘的!我们怀疑你被人先奸后杀了呢?老二也骂道。
别开玩笑了,大头!你能来就好!顺子打圆场说,转身指着旁边的女人介绍道:这是小红,我还未过门的老婆,四川来的!
哎!妹妹,我开玩笑说,你别不是被人贩子拐买到安徽来的?
小红咯咯笑的好开心,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说,你个瓜娃子,说的啥子呦!老子好想考一下你的脑壳,是不是坏得呦!
吭吭!我清理清理嗓子,庄严地说,我现在宣布,我代表我党,我军和皖北62万人民,隆重而又热烈地欢迎这位小红妹妹,不远万里,为了一个远大的目标——爱情,来到我们皖北市……
顺子说,快坐下,别徐吊!喝酒喝酒。
6个人 斤口子窖可能喝完?小麻子问。
能够喝的就不错啦!黑皮说。
小红举手说,老子不攉白酒。
老二也举手发言:大爷我也不攉。
顺子看着我问,你个龟儿子可攉白酒?
爷爷我不攉啤酒。我害怕经常跑厕所。
靠!一个四川娘们把我们的口音都改了!
一盆红烧猪脸上来了,顺子殷勤地一次又一次地给小红夹到碗里,鼓励道,这个是专门为你点的,多吃可以美容!小红嘴里塞的满满猪头肉,噎的她不能说话。看着小红胖乎乎憨态可掬的样子,我真的好想笑,又怕笑出声来,破坏了这么和谐美好的场面。其实我特别喜欢胖乎乎的女人,丰满,摸上去肉嘟嘟的。就是做爱也是比较有弹性,仿佛伏在一个水床上,左右来回飘忽不定!更容易让人陶醉、缠绵其中……
我要的水煮泥鳅暂时还没有上来,我握着筷子,无聊地敲着桌子,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大快朵颐。因为我是三高人员,体检的时候医生警告说,你们不能吃动物的脂肪,否则会造成脑梗塞,留下半身不随的后遗症。那样活着生不如死!开始轮到黑皮打通关,小麻子开始想用啤酒对付,被黑皮一顿连损带阿及,小麻子也只能满上一杯白酒。小红开始也推托说不会喝白酒,经过众人一番热情的规劝,谁知道她一喝开,靠!海量啊!喝的她小脸粉红,仿佛三月的桃花!我望着小红粉嘟嘟的脸,心里有个特别强烈的欲望,就是想过去捏一捏,看看是什么感觉……
我通关开始的时候,水煮泥鳅也上来了。我和小麻子划拳的时候。黑皮和老二不知道为什么吵起来了。我愤怒地骂:你们两个畜生可能把你们的音量关小一些?看老子是怎么过五关斩六将的!他们两个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不好意思在吵了。不是吹,老子总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刻让他们化干戈为玉锦!
酒确实是个好东西!不仅仅可以麻痹人的神经,让人胡言乱语,也可以让人恶从胆边生!懦夫变猛男!天老大!我老二!我是流氓我怕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在场的人都喝的满脸绯红、酒酣耳热之际,我们开始了胡言乱语!嬉笑怒骂,各个失去人之常态,说话喜欢勾肩搭背……唱歌!我要去唱歌!老二激动地说。好嘛!小红立刻响应道,我们去锅厅去耍一哈!顺子捧着小红的脸亲了一口说,幺妹!要的!
出租车!我们在饭店门口拦了一辆的士。出租车司机本来就瘦的跟猴似得,看见我们一群喝的醉醺醺的红男绿女,灿灿地问,你们去哪?小麻子说,锅厅!司机又问,哥哥!哪个歌厅?黑皮说,滔天大罪锅厅!众人一阵狂乱的大笑,哈哈哈……
我们挤在出租车里,我望着黑夜中大街上闪烁的霓虹灯!如鬼魅的眼睛,心里一股莫名的惆怅袭上心头,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落寞、悲伤、忧郁把我的内心充填的满满当当的。我清楚这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到了滔天大罪锅厅地方下车,直接奔大厅。前台的服务 说,先生,对不起!没有包间了!老二不相信地问,不会吧?把你们经理喊来!服务 语气诚恳地又说:先生,对不起!真的没有包间了!黑皮模仿小沈阳说,这个应该有!小红用四川话感慨道:你们皖北有钱的人太多了噻!这里没法耍!我们还可以到别处耍噻!
坐着出租车,转悠了大半天找到了一家靠四马路的金麦穗的歌厅,还有一个包间。我们鱼贯而入,纷纷脱掉上衣,光着膀子 着上身,问服务员要了酒水,6个果盘,我们肆无忌惮地开始疯狂嚎了起来!我们的大中国!啊好大的一个家……震耳欲聋的鬼哭狼嚎声让我们的灵魂得到了升华!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自娱自乐按道理说谁也未可厚非。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令人遗恨终身!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人旷野中,凄厉的北风……顺子正嚎得声嘶力竭……还模仿歌星那一套,你们的掌声、呐喊声在哪里……
黑皮这个时候问:你们谁去撒尿?我这个人一不能听见水流的声音,二不能听人提的撒尿,如果一听见立刻有生理反应,感觉自己快憋不住了。我之所以不喜欢出去旅游,就是我不能长时间的坐车,有一次我奶奶去世,我跟父亲回老家奔殇,结果长途汽车还没有开出1个小时,我就对司机说,我要下车方便!弄的一车人都对我进行埋怨!搞的父亲非常尴尬,从此以后父亲发誓永远不带我出远门,而是带我的弟弟去……
我和黑皮走在装潢富丽堂皇的甬道里。在洗手间的门口,我遇见了一个特别像李古丽的女人,李古丽被一个男人揽在怀里与我们擦肩而过。我突然停下脚步,返身紧跑两步追了上去,一把薅住李古丽的一支胳膊,李古丽转头看着我很陌生地问:你想干啥?我盯着李古丽问,怎么回事?李古丽,两天不见就不认识你的男人了吗?那个女人哼了一声说:莫名其妙!你是谁的男人?流氓!和李古丽在一起的那个浑身上下都是刺青的男人开始骂道:你个龟孙!快放手,不然老子对你们不客气啦!
我紧紧拽住李古丽的胳膊就是不松手,反骂道,你他娘的,晚上吃大粪了,嘴巴这么臭!
刺青的男人狠狠地说,你相信吗?如果你再不听话,老子今天 !
黑皮在我身后,拽了我一把说,大头,你可能认错人了。

共 1165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紧张诱人的白日梦,揭开了故事的序幕。文中的“我”为生活所迫,沦为了一个“道德沦丧、没有公道”的“坏鸟”,一个“好吃懒做,好逸恶劳,整天游手好闲、爱做白日梦”的“恶主”,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小说文笔粗犷而不乏生动,把一个愤世嫉俗的粗野汉子,刻画得惟妙惟肖。精彩小说,推荐共赏。【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7252 】
1 楼 文友: 2011-07-21 18:26:00 小说文笔生动,故事曲折精彩,扣人心弦,揭示的主旨发人深省,耐人深思。问候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联系QQ:1071086492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
总是拉稀是怎么回事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经常腹泻的原因及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