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超级灵药师系统 1357.虏获得兜兜的芳心

2020-01-16 19:3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级灵药师系统 1357.虏获得兜兜的芳心

午后,在石家吃过午饭,叶若没做停留,就告辞,要带回媳妇儿从娘家回来了。接媳妇的时候,晚去早回,少做停留,这也是雁荡山的一种规矩,所以哪怕心里舍不得女儿,石家夫妇也都是遵循传统,没有出来相送,更别说挽留石青鱼离开了。大概两个人要躲在屋子里落一会泪,之后,才能渐渐好些。

叶若成功接走了石青鱼,却也没有直接传送离开雁荡山,而是像一个普通的,用脚走路的人一样,拉着石青鱼领着兜兜,旁边还跟着一只小土狗一样的小灵兽,慢腾腾的从雁荡山上,顺着那条主道一步步走下来。

其实,这是做给人看的。让人知道,石青鱼已是人妻,是他叶若的妻子,他今天来接她回夫家了,这样,会让石家在雁荡山不止不落人闲话,还会很有面子。

人嘛,叶若肯定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闲言碎语,可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叶若,都能承受那些闲言碎语的。多数人活着,都是活给别人看的,活的就是颜面,叶若能够超然于外,可是他身边的人,不能。他要照顾石家的颜面和感受。也许说起来,叶若好像这样做很为难似得,但是其实,不就是拉着手带着媳妇儿在人堆里走一圈,让人看到他们夫妻金童玉女,珠联璧合,然后羡慕嫉妒恨嘛。这有什么难的?一点也不难。其实,真做起来,看着石青鱼接受那些认识她的人祝贺之语,还有雁荡山人以石青鱼嫁得好,嫁的幸福,便是引以为傲的自豪眼光,叶若其实也挺爽的。

给别人快乐,给别人尊荣,这本身也是一种快乐。小气的人,大概是不会明白的。

一直走到雁荡湖前,前面没有路了。只有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雁荡湖湖水了,叶若才是把石青鱼和兜兜,还有那只小土狗一样,其实很是厉害的天级灵兽奇奇一下全部收进了灵药圃空间里。然后瞬间人就消失在了雁荡湖前,然后让雁荡山的人,立即惊为天神,开始人人口口相传,叶若天神下凡。会飞天遁地了。当然,虽然是有不少人看到叶若这样一下消失不见在雁荡湖前,好多人都看到了,但还是有很多人不信的。因为,你想怎么可能嘛!一个大活人说没有就没有了,真当这个世界上有天神下凡啊!许多人还是觉得这些都是江湖流言,都是以讹传讹,不值得相信的。但是,这倒是不妨碍雁荡山上留下了关于叶若是天神下凡的传说。

传说嘛,爱信不信。那就看人了。

叶若也不会在乎。

华海小叶园里,到了家里,叶若放了石青鱼和兜兜还有奇奇出来。

“大哥哥,您带我回家了?”一出来,看清楚这里是小叶园,石青鱼立即有些惊喜的问道叶若了。

叶若点着头答道:“那小鱼以为我会把小鱼带到哪里去啊?你菲儿姐姐那里吗?”

石青鱼还是那样处在惊喜之中的答道:“嗯。我以为大哥哥是要带我去菲儿姐姐那里的。我真的没想到,大哥哥会直接带我回家。”

叶若一下笑了道:“回家开心吗?”

“开心!”石青鱼立即满口答道。

是真的开心。

石青鱼开心,叶若便也是开心了。

“兜兜,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了。这个院子。以后就是你和你家小姐,只属于你们和我的院子了。你要把这里的一切都当做你自己的东西,你都能做主,你要有主人翁的精神才行。”叶若又是交代。不像是小青鱼对小叶园很是熟悉的侍女兜兜道。

“知道了,爷。”兜兜虽然对这里难免有些陌生,不过,更多的却是新鲜感,她环顾着这个院子,然后对叶若道:“爷。这里很好啊。兜兜会喜欢这里的。还有奇奇,奇奇也会喜欢这里,对不对!”

兜兜笑着,对一直替她家小姐抱着的雨霖精奇兽道。

啾啾。奇奇啾啾的叫着,虽然鬼知道它想说的什么,不过,人人都是当它知道了。

“终于回家了啊!”都安排好了,叶若的心才是安定了,然后便是一下眼神异样的看向了他的媳妇石青鱼,看的媳妇儿一下脸红了,叶若才是脸皮超厚的地道了:“小鱼,中午跟咱爸吃过酒,我也累了,咱们午休吧。”

午休?只是单纯的午休吗?哪怕石青鱼天真无邪,也不会不明白午休是什么意思的。可是,这依旧不会妨碍石青鱼的天真无邪。她的天真,与生俱来,并不会因为嫁了人,经历过了人事,就会变得消退了。在石青鱼的眼里,服侍她的大哥哥,本就是她的本分,她又怎么会为她的本分,而觉得这种事情,很肮脏不堪,让她无法做到本心?

所以,哪怕今天在服侍叶若时,她难免也感到娇羞了,她的天真眼神,都是没有一丝改变。而叶若,享受的就是石青鱼这种时候的天真和无邪。也许就是因为叶若的身上,太缺这种天真和无邪,那种积极向上的因素了吧。他像是一个邪恶的魔鬼,反倒更加会更向往纯洁的光明,反倒更会喜欢像石青鱼这样天真无邪的女孩子,所代表的那善良而纯洁的女天使。

大概就是这样吧。

恶魔和天使的搭配,大概才符合自然之道吧。

石青鱼显然也想念叶若的亲近了,所以中午的午休,她也会非常想念叶若的跟叶若抵死缠绵,让叶若获得了尽情的释放。

之后,石青鱼疲惫的需要休息,叶若却是一点儿不累,反倒精神更加好的下床了。

还有好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啊。

叶若没有像石青鱼那样,累了就可以有中场休息的机会。他还要继续忙碌。

听到叶若起床的动静了,那一直在外面等候服侍的侍女兜兜,便是羞答答的推门进来了,然后本分的帮叶若穿衣,服侍叶若洗漱。

小姐和爷进房了,就剩下她这一个侍女在外面,其实,突然间会让兜兜觉得很冷清的。不过,好在。她能够有事情做。要给叶若烧水,备茶,还有一个奇奇可以陪她玩,她过的也不算那么冷清。就是烧好了水。备好了茶水,闲暇了下来,便是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时候,难免会幻想着小姐和爷在一起是怎么回事。因为她还是姑娘嘛,对那些大人的世界。总是会有一点好奇的。这点,倒是没有任何一点值得奇怪。因为,哪个少女不怀春啊。

叶若坦然享受着兜兜的伺候,让兜兜给他穿衣,等穿好了衣服,也洗漱过了,叶若便是领着兜兜出去了,等着兜兜给奉茶。

叶若还真是觉得有些渴了。毕竟,刚刚跟石青鱼在一起,难免流了一点汗。中午又喝了点酒,怎么会不渴。

兜兜给叶若奉茶来,叶若顾不得烫,就先哈着气忍着烫,喝了一盏茶解渴。然后又是让兜兜给多倒了几盏茶,放在一旁凉着,等着一会儿一口气喝完,彻底解渴。

兜兜很乖,一切都照叶若说的做,细心的给叶若倒好了要多倒的茶。才刚倒好了茶。却是被叶若拍了拍他的大腿,示意她坐过去。兜兜显然一下受惊了,可是,只是简单的犹豫了一下。兜兜便是轻轻,其中又带着害怕和一丝激动的,听话去坐在了叶若的腿上,偎依进了叶若的怀里。

其实,叶若的怀抱,她虽然害怕靠近。却也是渴望靠近的。毕竟,那是她的爷的怀抱,以后,她最终也要是做他的女人的,那她又怎么会不好奇跟叶若在一起,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而且,看着小姐跟叶若在一起,那种幸福的样子,也是在引诱着兜兜希望能够有小姐一样的体会了。

叶若抱着兜兜,却没有太多的不规矩,只是那样抱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给予她心灵的安慰。

“兜兜,别怕。我会对你家小姐和你都好的。你好好在我这里过日子,当做跟你从小到大呆的雁荡山上一样,好不好?”叶若温柔的对兜兜道。

男人说对女人会都一样好的话,只要不是太过天真无脑的女孩子,大概都不会信的。不过,兜兜却是信叶若。而且,这种信任,也不是凭空生来的,而是一直以来,她自从接触到叶若,看叶若怎么对待他的女人,看来的。还有,中午,叶若也带着礼物登门上她家了,给了她尊荣,让她的家人在左邻右舍前都非常有颜面了,都说她这个丫头,嫁到了一个知道心疼她的好爷了,那她心里,怎么会不对叶若多一些特别的优待?那么,此刻被他抱抱,信任他,都是很正常和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此刻,兜兜立即忘记一切,忘记身份的差距,甚至忘记她怕小姐会听到她跟叶若说亲近话的担心,都是认真的对叶若道了:“爷,兜兜信您。兜兜愿爷,以后好好怜惜小姐和兜兜。兜兜和小姐,不会让爷失望的。真的,兜兜发誓。”

发誓?兜兜这丫头连发誓都用上了,还真是可爱,真是一片诚心啊。叶若不由满意而自豪的笑了。男人做到他这个份上,那么受姑娘的青睐,想不自豪和骄傲都难啊!

显然,兜兜已经知心,叶若成功的得到了兜兜的芳心,这意味着,叶若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

但是,叶若却是没有那样放纵。

哪怕他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不是好人,也不一定就要坏的那么不堪。

叶若此刻,可不想那些自私自利,只图自己痛快的想法,在这一刻,叶若只想就这么静静的抱抱兜兜,然后安慰她的心,让她的心得到一丝温暖和平静而已,就像是此刻这样,这样不也是很好吗?

有些时候,这样的得到,比真正的得到,感觉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人终究是一个复杂的动物,没有一成不变的感受。

之后,叶若便是笑了笑,安稳的喝完了兜兜给倒的茶,叶若这才轻轻拍了拍兜兜的后背,让她起来,叶若要起身了。

“兜兜,等小鱼醒了,你告诉她,我妈在家呢,她这个儿媳妇,现在回家了,就去给我妈妈见见吧。你跟着她一起去吧。你们已经见过我妈了,现在没我陪着,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叶若临走前,还是对兜兜有所交代地道了。

兜兜听了,立即给叶若施礼道:“爷,咱们家的夫人,很好相处的。兜兜和小姐一定按照规矩,去拜见夫人,请爷放心。”

听了兜兜这么懂事的话,叶若才是不由伸手又是摸了一下兜兜的小脸,他自己也是一脸一点不吝啬让兜兜看得明白他对兜兜很是不舍的神情,对兜兜道:“那我就放心了,那我走了。你和你家小姐好好的在家吧。家里呢,虽然比起世家,人算少多了。可是,毕竟人也不是真的少。也是人多口杂的,便是人与人之间,难免也会有些磕碰。要是家里有让你和你家小姐觉得不痛快的地方了,别忍着放在心里,大胆的跟我说。我是你们的爷,你们受了委屈,你们不跟我说,难道你们还真能打算委屈的忍上一辈子啊,一辈子多长啊?谁也受不了的。所以不要跟我见外,有心事就要跟我说,好不好?照顾你们,照顾好你们,本就是我这辈子最乐意也最想做到的事情。”

听得叶若这么体贴的话语,兜兜的心,都是一下对叶若柔软至极了。她几乎感动的落泪地对叶若道:“知道了,爷。以后兜兜有什么,一定都不瞒着爷。兜兜都告诉爷。”

“好了,别哭。那爷走了。”叶若又是伸手摸了摸兜兜因为落泪而一下湿润的小脸蛋儿,让她别哭,这才是真的要走了。

“恭送爷。”兜兜那边,立即懂事又诚心的跪送。等叶若真的走了,走到好大一会儿了,她才是舍得起身了。突然间,真的舍不得这个爷,好想他就这样留在她和小姐这里过一辈子,再也不去别人那里呢。这是兜兜此刻的心里话。

接了石青鱼回家,谁大概也不会想到,叶若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华海,去了灵武丹院。

毕竟,现在,叶若的身边,强敌环伺,叶若的势力和地盘在华海的处境,是处在那样微妙之中。

但,这就是叶若,这就是他做事的风格,大概这种风格,会让他的那些敌人,感到很头痛的吧。

因为难以捉摸。

便是难以对付。

其实,叶若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蔑视他们,侮辱他们,也没什么不好。虽然这并不会起多大的作用。那群人不蠢,不会因为被叶若蔑视,就狗急跳墙,乱了章法。可是,能够让他们心里不痛快,让他们忍不住觉得气急败坏,觉得被人轻视很不爽,对叶若而言,这就已经是一件让他觉得心里很爽的事情了。未完待续。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乘风医院怎么样
太湖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杭州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哪里治疗癫痫好
青海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