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冬天哪都不去就在沈阳打冰球老男孩也能驰骋冰场

2019-04-03 06:52: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3月的沈阳已告别严冬。随着气温升高,沈阳劳动公园人工湖的冰面上逐渐鼓起了一个个冰疙瘩,这是冰面即将融化的信号。王大明和“老男孩”们的冰球季又要结束了。

没有平整的场地,浇冰抹缝全都靠自己动手;没有挡板,只能堆一圈雪围成场地;没有球门,就摆两只鞋作为目标。就是这样有些简陋的野冰场,六七十岁的“老男孩”们会风雪无阻地前来“打卡”。

“一到冬季,我的全身心就都投入到冰球上面了。老伴叫我去海南过冬,我不去。女婿要带我去成都玩,我也不去。冬天我哪也不去,就在沈阳!”王大明说。

迟到的启蒙:69岁的冰球“小将”

王大明今年69岁,出身在黑龙江,冰龄很长,球龄却不过十年。“我们家其实是冰球世家,我的三个弟弟年轻时候都是牡丹江市队的专业运动员,最好成绩好像拿过全运会银牌。当时一提牡丹江三兄弟,各市队都知道。如果要是举行个家庭冰球赛,我们家肯定能拿冠军。”

虽然家里有打冰球的传统,可王大明的长项是速度滑冰,早年拿过沈阳市少年男子组全能第一名。从开原机床厂退休以后,他没事就到沈阳南湖公园冰场滑冰。当时,南湖公园由于地处沈阳市中心,湖面宽阔平整,到了冬天,爱好冰上运动的市民常聚在这里锻炼身体,其中就有几个爱打冰球的老大爷。王大明在滑冰的时候也偶尔看看冰球场的热烈。

没过多久,他在弟弟的怂恿下开始玩起了冰球。

“有一次我去日本,准备买双好点的滑冰鞋。弟弟听说后就跟我说,你滑那玩意一圈一圈跟拉磨似的有啥意思,玩冰球吧!这样我就改买了双冰球刀,这样开始了冰球生涯。”王大明回忆说,没想到这一玩就再也放不下了。

冰球聚起的“老男孩”

“真是舍不得。今年冬天本来冷得就晚,暖和得又这么早,我们得少打了小半个月。”望着行将和冬季一起消融的野冰场,王大明念叨起来。和他一样舍不得的还有其他20多个“老伙伴儿”,他们在一块面积不大的冰面上滑行、盘带冰球,就像一群舔着雪糕棍上最后一点奶油不忍丢掉的孩子。

王大明刚打冰球那会儿,来劳动公园玩冰球的只有三五个人,后来不知怎么就成了气候,不少人左打听右打听都聚到这儿,现在已有三十多人了。

“我们这个队里最小的也已五十六七岁了,最大的已经74岁了。其中工人占大部分,也有教授、国家干部、警察、技术工程师之类的。”王大明介绍说,队员们的基础也是良莠不齐,像他一样从小滑冰的并不多。“我们队的孟凡喜退休之前连冰都没滑过,就是看着我们在这打有意思就加入进来了。刚开始玩的时候,就是看你买什么样的鞋,我也买一双,然后跟这个借个杆,跟那个借个头盔。大家相互帮助。”

随着队伍不断壮大,成立1支球队逐渐成了大家共同的欲望。王大明说:“当时有媒体报道我们,用的‘老男孩’这个标题,我们感觉既展现出我们在冰场上驰骋的劲头,也符合我们在一起打球的乐趣,所以就叫老男孩冰球队了。”

想去北京看冬奥

老男孩队成立以后,变化吹糠见米。“我们现在规范多了。不像以前,来了以后换上衣服就打。现在队长领着大家先一起做准备活动,肩部、肘部、腰部都活动开,然后才分组对抗。”王大明说。

冰球是一项激烈的冰上运动,节奏快、对抗猛,容易受伤。为了尽量避免大伙在打球时发生意外,王大明没少费心,每次都跟老伙伴们强调尽量减少身体接触。“真不敢撞,撞一下一个月起不来。”他也想过给队员们上个意外伤害险,问了保险公司才知道,过了60岁就不给上了。

好在只能滑野冰的状态在今年冬天极可能得到改良。“我们已通过队员和工业大学建立了联系,他们学校有一支队伍,场地也很正规。今年冬天我们准备和他们去交流交换,在正规场地上展示我们老男孩的威风。”

虽然球龄不算长,但王大明看球的年头可长了。

“当年我弟弟他们在牡丹江打球的时候,基本上我场场不落。有时候拽着老伴。她怀着我姑娘的时候,有次为了看冰球,走得急,在楼梯上滑下来,把腰都磕了。”王大明说,当年都是室外场地,“在外边冻得直哆嗦,跺着脚,一个多小时呢”。

这两年国内能看到北美冰球职业联赛了,王大明让女婿在手机上下了个央视的APP,电视上看不到就在手机上看。“看不着不得劲儿,心里痒痒。”

说起将要在北京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王大明更是掩饰不住期待:“等到2022年冬奥会的时候,我一定要去北京。带着小外孙现场看一看我们国家队的冰球比赛,也培养培养下一代。”

解析盆腔炎的家庭治疗措施
癫痫患儿在治疗中要注意什么
为什么白癜风不好治疗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