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对月兴怀中秋夜

2019-12-08 22:4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对月兴怀中秋夜

□谢基立  上个世纪五十至八十年代,每逢中秋夜,皓月当空之时,我总是选择一空阔之地的高处,遥望明月,默默怀念海峡此岸的父亲。在那政治氛围很浓的年代,我们这种家庭背景的人,对月兴怀之情,只能藏在心底里不敢流露。  而每当这个时辰,我想,身在海峡此岸的父亲,此时此刻何尝不在“举首望明月,低头思故土”,怀念留在大陆、相隔千山万水的我们。啊,明月共一轮,今宵慨叹深!  风云变幻,世事沧桑。1949年早春,那硝烟洋溢,兵荒马乱的年月,爹跟随中央撤离大陆,去了台湾,留下母亲、姊姊和我,从此妻离子散,天各一方,想不到一别居然四十二年,人生有几个四十二年呢!爹当年走得那么匆促,没有来得及回家道别,没有留下丝毫信息。由于兵败如山倒,大陆很快解放,两岸从此隔绝,杳无音信。留在大陆的我们,真是朝思暮想,望穿秋水,盼有朝一日可以久别重逢,合家团聚。  大学时期的同窗徐君,跟我有类似的家庭背景和人生遭遇。文革后期那年初夏,徐君重新疆建立兵团医院回姑苏故里省亲,我特地前往一晤,从叙谈中得知,他家跟台湾有书信往来,以至还有外汇救济,乃是经过香港亲友“中转”的。不由萌发一念:何不拜托在台湾上层任职的徐伯伯,探听父亲的下落。于是写了一张字条,注明父亲和伯父的姓名和原任职状况,托徐伯母附在家书中寄出。  真是天从人愿,就在那年中秋节,接到徐伯母来函,要我前去,说是有要事相告。当即遵嘱前往苏州徐府。啊,想不到父亲来信了,附在徐府家信中。这是两岸隔绝四十年后第一封家书,不由得欣喜若狂,百感交集。父亲对我选择医生这个职业表示欣喜,对几十年来未能实行养家和培育子女生长之责深表内疚。  “烽烟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诗圣杜甫《春望》中这两句,对我来说,有更深切的领会。从此海峡两岸家书往来不时,互报安全,互致问候,交流信息。  这年中秋节,关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真是具有跨时期的意义啊!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台湾当局开放岛内民众赴大陆省亲。父亲和伯父从家信中得知,留在大陆的军政人员家眷处境大为改善,今非昔比;对回大陆省亲的台胞以礼相待,来去自在,并且能够留宿家中。于是,父亲和伯父等先后回故乡扫墓祭祖,海峡两岸亲人久别重逢,欢聚一堂。父亲对回来之后遭到中央的盛情招待表示谢意,畅叙乡情亲情,非常友好融洽。我还陪同他老人家去北京旅游,饱览名胜古迹和首都风光。回到台湾之后,父亲在台北媒体上发表一篇回大陆省亲旅途观感,文题为《八十老翁登长城》,一时传为佳话。

石嘴山机械信息网
排球
生活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