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鹤舞月明 第七〇五章 欲盖

2019-12-04 18:25: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七〇五章 欲盖

第七〇五章欲盖

“嘿嘿,流星城鱼龙混杂,确实是打听消息,熟悉地头,了解对手的好地方,我和老朱也准备先去流星城转转。”

既然决定去岐崖境,木家的内幕,凤如山手中有不少,虽然没有多少有用的,整个岐崖境的资料,他却是狠下了一番功夫,暗夜流星所在的流星城,自然是他关心的重diǎn之一,一diǎn也陌生。

“我和杨道友都觉得,你们两个要想在岐崖境有所作为,找一个恰当的身份是最关键的,老凤,你有什么打算?”

端木靖松了一口气。

以凤如山和朱玉北区区两个小金丹,跑到岐崖境去和木家搞风搞雨,説实话,对这种类似送死的行为,端木靖心里很不以为然,不过这是凤如山的“私事”,他不好胡乱説话,只能想办法尽量保证凤如山安全回归。

其实就是碧水门愿意大力支持,朱玉北带一批人手到岐崖境去找木家的麻烦,也很难讨得了好去。

岐崖境,晓日宗,又岂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

想在无涯海打击木家自然没问题,光明正大,但结果如何,就无法断言。

无涯海灵昆岛虽然是以木家为主,但无论名义上还是本质上,都是整个晓日宗的事情,到了紧急关头,晓日宗其他家族断然不会袖手旁观,正面对上晓日宗,碧水门自然是没把握一定取胜。

至于木家会为此付出什么代价,那是晓日宗内部的事,和碧水门无关,和朱玉北更是半块灵石的关系也没有。

现在朱玉北既然答应从流星城,从暗夜流星身上开始着手,就表明他已经恢复了理智,事情尚有可为之机。

倒不是説暗夜流星就比木家好欺负。而是从暗夜流星着手,表明朱玉北的目标不在是将木家连根拔起这样根本可能完成的任务,而是为柳莺莺出口气,对自己有个交代,有了这样的打算,从岐崖境功成身退,也不是没有可能。

暗夜流星阴狠诡异,在黑暗世界中大名鼎鼎,凤如山和朱玉北两个小金丹同样的惹不起,

“有diǎn想法,还没有具体的计划,到了流星城,看情况再説,岐崖境这么大,晓日宗总不可能掌握所有修士的资料,我和老朱小心diǎn,只要运气不是太差,问题不大,……。”

凤如山和朱玉北当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杀上木安城,隐瞒身份,躲在暗处伺机而动是必然的。隐瞒身份説起来不难,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并不简单。

凤如山倒还罢了,只是朱玉北的一个朋友,估计木家对他不会如何重视,也许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不过朱玉北却是木家重diǎn关注的人物,外貌什么的不是问题,但朱玉北的气息、功法、法宝,却很难改变,只要木家动了疑心,下功夫去查,怎么瞒过木家,尚需仔细斟酌。

凤如山所依仗的,也不过是料定木家不会认为朱玉北有这个胆量去木安城“自投罗”,至少不会想到有他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跟着瞎混,有心算无心之下,木家不会想到朱玉北身上去,至少不会想到他身上去,根本不会去查,説穿了不过出其不意四个字而已。

但木家不是白痴集中营,他们不可能不和木家接触,万一有人联想到无涯海,联想到碧水湖,联想到朱玉北,他们的前景如何,就要看此人在木家的话语权是大是小了,看他愿意花费多大的人力物力去调查,看他能调动多大的资源,这些都不是凤如山能决定的了的,只能赌一下运气了。

他和朱玉北的关系,至少在碧水门,根本不是秘密,真要去查,一diǎn也不费劲。

“呵呵,老凤,如果你们只是平平常常的呆在流星城,自然没问题,但你们迟早要和他们直接打交道,想真正取得暗夜流星和木家的信任,必须早做打算。以我想来,最好的隐瞒不是小心翼翼的藏头露尾,而是给自己打上一个鲜明的标签,让木家一目了然,根本不会向别的方面去想,方为万全之计。”

端木靖微微一笑,端起小酒杯抿了一口。

“老端木,流星城和林菀城也差不多吧。我不大熟悉暗夜流星,再説你看得见,我忙的要死,还没功夫认真的考虑这件事,老朱也未必静的下心来琢磨。我们之间,你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有什么锦囊妙计,快diǎn讲出来。”

欲盖弥彰不如“祸水东引”,端木靖的话肯定不错,但还是那句话,光有道理不行,还要有具体可行的操作手段。不过説到具体的手段,可不仅仅是一个建议这么简单,事涉生死,岐崖境之行,明摆着是以朱玉北为主,凤如山可以理解端木靖的顾忌。

端木靖在林菀城,显然不是完全的行走在阳光之下,不过这并非特别光彩的事情,凤如山和端木靖彼此心照不宣,却都不欲多説。

“老凤,主要是杨道友的主意。你有仙府,到岐岭境御灵宗去混混,在仙府里弄只合适的妖兽假作灵兽,装成一个御灵宗辖下的散修方便之极;至于朱玉北,木家熟悉他的人不少,他的本命法宝也算小有名气,倒是需要费diǎn功夫,我的想法,他可以化作一个傀儡师,你还记得艾迪奇吧,老艾性格孤僻,是我多年老友,让朱玉北跟着老艾混一阵子,冒充老艾的师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然,也许碧水门有更好的计划,我只是一个建议,杨紫烨道友説,……。”

端木靖隐隐知道杨紫烨为什么不亲自出面和凤如山谈谈,不过他也没办法。

他在凤家堡负责一切的秘密工作,这是他的角色,他要演好。

“嗯,艾迪奇?呵呵,很久没见,我都快不记得艾大师了。端木,你给我一个凭证,我到碧水湖走一趟,要是老朱不反对,我们就从碧水湖直接去林菀城,老朱可以一边学习傀儡,一边养伤。瞒是不瞒,不瞒是瞒,老端木,佩服!”

凤如山稍一思索,就明白了端木靖的高明之处。

无论是御兽修士还是傀儡师,在华夏大6上都是很少见的职业,这样的两个人到了流星城,无疑会非常引人注目,木家万万不会想到朱玉北会如此“高调”的“潜入”流星城,而少见的人才,总是受黑暗势力的青睐,对他们接近暗夜流星,也会带来很大的方便。

欲盖故彰,反其道而行之,端木靖的谋算,説穿了毫不稀奇,但其中包含的才气,却不是説穿了之后这么简单,不过这份才气大部分是天生的,和后天的努力关系不大,凤如山心中佩服不已,却也没有更多的想法。

他习惯了。

至于中间有没有杨紫烨的意思,这个,有区别吗?

他们此去岐崖境,成败的关键其实就两个字:秘密。而论起来保密,如果动用天元派或者碧水门的力量,在这样的大势力中,是没有真正的秘密可言的,反倒未必比得上艾迪奇这样的私人关系。

傀儡师,在华夏大6修仙界,地位十分尴尬,处于半秘密状态,没有人会公然宣称自己是一个傀儡师,但是,也没有明文规定説不准研究傀儡,因此,傀儡师非常罕见,在岐山四境这样修仙水平不高的地方,傀儡师就更加稀少,至于行走江湖的傀儡师,就更是少之又少,没有人会无端怀疑一个傀儡师还会有其他的身份。

用一个注定要引人注目的身份来行隐秘之事,这不是老太太吃砒霜,活够了吗!

而凤如山用仙府的优势冒充御兽修士,更是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除了飞行灵兽,拥有灵兽的金丹修士本就不多,而拥有灵兽却不需要灵兽袋,灵兽当然是伴生灵兽,修炼伴生灵兽功法的修士,除了御灵宗的那帮疯子,还有其他人吗?

我是没听説过,你听説过吗?

没有!至少在岐山四境没听説过。

“老凤,我就是随便説説,这件事不急,嗯,我下去准备一下,要几天的功夫,老艾,嘿嘿

,这老家伙,真有diǎn想他了。老凤,林菀城可不近,三位夫人那里,你不辛苦辛苦,好好的安慰安慰?”

正事敲定,端木靖彻底放松下来。

他只能説道这一步了,至于具体的细节,当然要靠凤如山和朱玉北随机应变,会生什么事,不是他们坐在院子里凭空想象的出来的。

凤如山和朱玉北也都不是等闲之辈,具体的执行中,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等,端木靖知道,装神弄鬼,自己未必就比他们两个做得更好。

“哈哈,安慰个屁!端木,你别説,朴襄君还真有两把刷子,那狗屁春泥丹还真管用,要我説,你也去找她弄diǎn,等茂湘出关了,好好加班,也生两个儿子玩玩,免得老楚説嘴。我就看老楚不顺眼,不是我凤家堡的水土好,他的那一套秘诀有个屁用,累死他也生不出这么一大群儿子,……。”

凤如山哈哈一笑,神情间很是得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