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踏天争仙 第四百四十五章 仙人古墓

2019-09-11 13:59: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四百四十五章 仙人古墓

方荡在低空中缓缓飞行,此刻周围只剩下他一个丹士,又是身处八荒之中

,四周都是蒙蒙灰烬,无法看到远处的东西,这种感觉就如同自己重新变成了一个婴儿,四面八方的灰烬之中都隐藏着随时有可能蹿出的凶物,在这种情况下,方荡自然要小心行走。

说到底睚眦荒域还是太大了,方荡身处其中也不过是一粒灰尘,渺小得不值一提。

此时方荡行进的方向是深入八荒腹部,选择这样的方向,以方荡的修为和独自一人的情况来说,简直就是在挑战死亡,不过,要想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方荡现在能够做的就只有拿出火中取栗的勇气一路向前,剩下就得看自己的运气。

方荡正小心翼翼的飞行,准备寻找猎物,继续狩猎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猎物。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狩猎者比比皆是,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俯视他人,却不知道,真正的狩猎者永远都在更高的地方低头注视着你,他没有动手,或许是因为你太渺小,不值得他动手,当你足够肥壮的时候,狩猎者的獠牙就将为你开启。

这是一个没有善终的世界,要么离开这里进入太清界,要么,成为狩猎者的食物。

孔度双目微微眯起,随后目光放得长远,不过就算是他依旧无法看清更远的方向,他和周围众丹士对视一眼后,就有三名丹士无声无息的从这座浮空舟上滑出,隐没在四周的灰烬中,一刻钟之后,三人回来,其中之一笑道:“周围百里没有任何人,这小家伙确实是独自一人。”

孔度看着在下面小心翼翼飞行的方荡,脸上露出颇为难的表情来,随后摊手笑道:“一条小鱼游到了嘴边上,这是吃还是不吃呢?”

周围传来一阵呵呵的轻蔑笑声。

脸上虽然笑着,但孔度心中也有些疑惑,方荡这样的垃圾金丹丹士能够来八荒就已经是在找死了,现在他竟然明知道前面是八荒深处,却依旧前行,他要做什么?疯了么?就算他疯了,石头右卫应该没有疯,怎么能由着他这样找死?

“方宫主,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睚眦荒域中独行?不如来我船上,一起走吧。”

方荡骤然听到这声响,本来小心翼翼的身形微微一僵。

“小心,是孔度!”石头右卫几乎第一时间给方荡示警。

方荡抬头望去,此时才发现在无尽尘埃之中竟然有一艘庞大的空舟悬浮其上,犹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他的头顶上,压得他忽然觉得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这座浮空舟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灵光,正如迷光珠一般能够将浮空舟完全隐蔽起来,叫人完全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方荡舌尖挑动一下口中变小的淡蓝色奇毒内丹,随后看到了那个从浮空舟上跃下的身影。

层层灰烬阻隔下,孔度脸上的笑容并不清晰,但方荡能够知道孔度笑得很亲切,就如同一位许多年不见得老友一般。

“原来是孔兄,你们这是要往何处?看起来似乎和我的方向相反。”方荡看了一下船头,就知道这船是要往仙尊那里飞去,而方荡则是要往八荒深处行走,两者南辕北辙,确实不在同一个方向上。

孔度此时已经缓缓降下身形,笑道:“方宫主是你走错方向了,往前乃是八荒极地,是八荒的核心区域,那里万万不是你这种丹士能够踏足的地方,你还是速速掉头,要知道回头才是岸。”

眼瞅着孔度越来越近,方荡舌尖上蓝色的奇毒内丹颤动起来,一股股的丹力犹如爆裂的神经元电流一般,顺着方荡身躯的每一根肌肉纤维,每一寸肌肤激荡过去,此时的方荡浑身上下都开始走入最紧张的巅峰状态。

“孔兄说错了,我正准备前往八荒深处,那里虽然不是我这种丹士能够进入的地方,但我还是决定要往深处探查一番,就算是长长见识,诸位有暇的话,不妨与我同行。”

“哦?我错了?竟然是我错了?”孔度脸上依旧还在笑,嘴角处却散逸出一片冰寒来,显然,孔度并不认为自己错了,相反,对于方荡说他错了这件事感到相当的不开心。

“方荡,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错了?在这片强者为王的土地上,你说我错了?”孔度并未将这些心中的话说出来,事实上他本就没有太多说话的想法,他现在只想着速战速决,从方荡手中将石头右卫抢走,他心中唯一忌惮的只是石头右卫而已。

旁人看到方荡敢来八荒古地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和送死没什么区别,但孔度却知道,方荡来八荒也并不完全算是稀奇,因为方荡身边还有一个石头右卫。

石头右卫当年的境界可是赤丹的状态,比他要高出几个层级,虽然听说在火毒仙宫破宫之时石头右卫被雄主门门主打落了六个层级,跌落到了最低等的境界,但相比这种怪物只要不死,终究有办法能够不断回升修为,不久前他见到了石头右卫,特意上前窥探,终于确定石头右卫的修为只在金丹境界,勉强能够达到玄丹层次,这样的石头右卫加上强横无比的不易损坏的先天之宝残片身躯,外加上万载寿元带来的见识,或许是可以来八荒走一走的,当然,如果方荡以为有石头右卫罩着,他就能在八荒中随意行走,那今天,此时此刻他就回给方荡一个教训。

孔度摸着鼻子笑了笑,眼中的光芒越发凌厉起来,方荡知道,孔度果然要来动手了,石头右卫已经按耐不住,要从天书天地中钻出来,眼瞅着大战一触即发,不,称不上大战,因为方荡的实力相对于眼前的孔度来说,实在不怎么样,更何况,浮空舟中总是有一颗颗的脑袋探出来,那些家伙人数不下十余个,都是高手。一旦动手,方荡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要想活下去,就只有现在这个最后额机会了。

就在这个时候,方荡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沉思神情来,随后方荡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吞吞吐吐,犹犹豫豫,这种表情变化,叫孔度微微眯了眯眼,他当然不怕方荡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在头顶上还有十余位丹士在,并且他们为了这一趟八荒之行都带着重宝,就算是一位赤丹丹士在他们的包围下,也休想能够安然离开。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孔度实在是对女子鼻子里面的七派是砸死u刚i

“能够碰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本来我一直都在担心我自己不可能将那宝藏弄到手,本来按照石头右卫的意思,是我们两个独自找到那宝藏,将其独吞,但这一路上我们碰到了好几波被杀死的丹士,他们的修为都相当高明,最差的也是蓝丹丹士,你们,呃,你们或许也知道,我的修为并不高明,至少远远比不上他们我一直都觉得单靠我们两个根本不可能将那宝藏带走,就算能够找到,拿不了多少又有何用?况且,我们两个力量加在一起也未必能够走到哪宝藏跟前,现在咱们碰到了一起,就是缘分,不如咱们一起将那仙人坟场找出来,瓜分了里面的宝贝。”

最初听到方荡的言语的时候,孔度根本不当一回事,什么宝藏,在他眼中这或许就是方荡在玩诡计,况且,就算是有宝藏,他们现在也不感兴趣,因为他们已经捕获了一件先天之宝,他们能够将这宝贝吃下去已经要被撑死了,再好的宝物摆在面前,孔度也根本不感兴趣。

但听到仙人坟场四个字的时候,孔度的面容变了。

“仙人古墓?你说的可是仙人古墓?”

方荡脸上闪现出一丝疑惑,随后道:“差不多吧,坟场和墓不是一个意思么?”

此时一直在浮空舟上满脸戏谑的等着孔度收了石头右卫的一众丹士们纷纷从浮空舟上跃下,看得出这些丹士相当激动,但此时他们却出奇的沉默下来,一双双眼睛齐齐看着方荡。

似乎是在思考方荡话语的真实性。

方荡眨动着那双明亮清澈叫人能够一眼望穿的眼睛,就算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似乎都是叫人值得信赖的。

孔度忽然冷笑一声道:“仙人古墓乃是传说中的古地,你怎么可能有那古地的方位信息?方宫主,你要骗我们还嫩着呢。”

方荡却一脸疑惑道:“我为何要骗你们?这仙人古墓是石头右卫告诉我的,当年他诞生的时候,还经常有活不下去的丹士自行进入八荒,进入古墓中永远沉睡在那里,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知道仙人古墓在哪里的话,石头右卫自然位列其中,算了算了,你们若是不想得了古墓中的宝贝,就当我的话从未说过,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方荡说完转身就走。

孔度和一众丹士对视一眼,他们此时心中正在天人交战,仙人古墓一直都是上幽界曾经历史中被抹去的一页,每个人都知道仙人古墓的存在,但却谁都不知道仙人古墓在哪里。

在上古之时,许多寿元将尽无法成就元婴的丹士们往往选择最神秘的万物开始之地的八荒来作为自己的墓穴。

在这里他们能够得到永恒的安宁,同时,也有一个传说,据说在八荒之中有一个能够叫人延长寿元的地方,那里有一口百岁泉,喝一口百岁泉的水,就能够延长寿元一百年,对于那些寿元将尽只能等待死亡降临们的丹士来说,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没有足够的寿元带来的那种无力感。

所以,八荒成了这些丹士们最后的希望,就算不能找到百岁泉,那么沉寂在八荒之中,临死之前看看世间最神秘的八荒古地,也就成了他们心中最大的愿望。

八荒就在那里,他们不得不去。

后来随着门派势力越来越强横,丹士们就没有了前往八荒坟墓的想法,丹士们身死基本上都将自己的身躯还有法宝留在了各自的门派之中,慢慢的,仙人古墓就成了一个最真实的传说。

仙人古墓代表的不光是各种上古丹士们的法宝,还有各种早就失传了的道统传承,在上幽界公认的说法是有三千道统传承,但实际上,在上古之时,道统传承并没有这么多,远远不似现在这般五花八门,据说那个时候只有三脉大道,那三脉大道是距离大道最近的路途,后人们的三千大道就是从这三脉大道之中逐渐延伸出来的,只不过这种延伸往往添加了许许多多复杂的东西,使得大道变得越来繁复,越来越艰难。

当然,繁复起来的大道还是有诸多的好处的,能够叫丹士拥有更多的神通,更强大的力量,甚至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一段时间里,无数丹士拼命追逐绞尽脑汁的丰富大道,甚至以繁复大道为荣,那个时代当时被称为大道百放,但现在却将那个时代称为毁道灭统。

随着丹士们对于繁复大道的追求,久而久之,反倒是三脉大道逐渐消失无踪,最终成了万载绝唱,叫人扼腕叹息的同时,也悔不当初,何苦非要将简单的变得繁复起来。

不过后悔已经晚了,但据说在上古仙人坟墓之中还有三脉大道的传承,因为天下所有的大道都是源自三脉大道,所以所有的丹士基本上都能够直接修炼三脉大道,上古仙人坟墓之中不管有什么宝贝,也比不上三脉大道的传承。

相比三脉大道的价值,他们手中的那块先天之宝连垃圾都算不上。

孔度看着方荡逐渐离去的身形,心中却在沉吟,本身他就对方荡这样的丹士毫无自知之明的朝着睚眦荒域深处行去的举动感到疑惑,就算方荡是个不懂事的愣头青,但活了上万年的石头右卫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蠢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看着方荡去做?

孔度之前也觉得有些奇怪,但却并不想深究,但此时细细思索起来,果然觉得这里面有些门道,并且石头右卫确实有可能知道仙人古墓的位置。

“方宫主,你说石头右卫知道仙人古墓的方位,为何火毒仙宫在过去的岁月之中未曾去找仙人古墓?”孔度心中最大的疑问就在于此。

方荡此时已经在灰烬中几乎看不见了影子,不过方荡的声音还是传来:“听石头右卫说过,他们曾经去过仙人古墓,只不过,进去之后一无所获,具体为何如此,我也不知道。”

方荡如果说得天花乱坠,孔度反而未必相信,方荡如此回答,倒是叫孔度有了几分相信。

孔度也不怕方荡能逃走,此时他目光朝着周围的几个丹士望去,征求他们的意见。

如果他们未曾找到先天之宝,那么他们现在就回跟在方荡身后前往八荒古墓,哪怕方荡是在撒谎也没关系,毕竟,就算不跟着方荡他们也是在睚眦荒域中四处乱转罢了,但他们现在已经收获了一件先天之宝,基本上就算是已经完成了既定任务,在这种情况下,再跟着方荡深入八荒深处,就有些太冒险了。

但仙人古墓四个字的份量实在是太沉重了,叫他们一时间无法直接拒绝。

十余位虚舟岛的丹士们没用多久就做出决定。

跟着方荡进入八荒深处。

这并不是说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了方荡的话语,而是因为他们无法承担错过仙人古墓的代价。

如果门中知道他们曾经和仙人古墓有着这样近的距离却选择了无视,那么虚舟岛的长老们绝对不会放过他们,除非他们能够证明方荡的话语是假的,但他们不跟着方荡去看看,又如何能够证明方荡的话语是假的?

从方荡说出仙人坟墓四个字的时候,其实他们这些丹士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方荡一路疾驰,他是真的不希望孔度等人追上来,因为方荡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对付他们,他之所以说自己知道仙人古墓的事情,这不过是方荡的缓兵之计罢了。

在十余名绿丹丹士的围攻下,他方荡什么花招都玩不出来,只能乖乖等死,所以,方荡才胡诌了一个仙人古墓,希望孔度因为在乎仙人古墓而放弃直接杀死他,方荡很清楚,只要有一线希望,这帮家伙就回上当。

但他若真的和这帮丹士一起深入八荒,基本上也就等于自己给自己判了死刑,最多就是看这场注定到来的死刑究竟能够被延期多久。

当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对于方荡来说,他还是希望自己继续扮演狩猎者的角色,在烂毒滩地上的时候,所有的存在都比他强大,最终还不是全都变成了他的食物?

遇到这些强大的家伙,什么计划都没有用,只能随机应变,走一步看一步,当然,他们最好还是不要追上来。

不过,方荡也知道,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孔度既然是为了石头右卫而来,那么是绝对不会因为他说出个仙人古墓就放过他的。

果然,身后传来孔度的声音:“方宫主,你说的仙人古墓在哪里?”

声音似乎还停留在身后很远,孔度却已经到了方荡身侧,此时的孔度一双眼睛之中闪烁着冷澈的光芒。

儿童发烧怎么退烧
引起腹胀的原因有哪些
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
幼儿咳嗽吃什么药效果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