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农民工为讨几千元工资 电话里喊包工头“爷”

2019-07-23 06:0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爷!我把你叫爷了!我把你叫爷!”1月7日中午,西安南稍门一处楼盘外,农民工张引会声嘶力竭地冲电话喊叫,“又到下一礼拜?3号到5号,5号到下一礼拜,什么时候是个头?”

张引会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2016年7月12日到9月26日,他先后在西安三民村、高家堡和南稍门的三处楼盘为包工头周某打工,但至今周某还没把工钱结清。

“我是给他做室内装修,刮腻子,一般是刮两遍,一平方米4块钱。”张引会说,“老板陆续给过一些生活费,现在还欠我们两个人9000多块钱。不过,老板认为只欠7000多块钱。”

据张引会介绍,他在9月26日把活干完后,就向周某讨要工钱,但一直被对方以“手头紧”为由推脱,甚至有时连周某的电话都打不通。张引会说,他今年50岁,是咸阳人,除了种地外,平常靠打工为生。他家里有两个孩子,负担很重。

2016年12月中旬,张引会的岳父去世,家里要用钱给老人办后事。张引会再次打电话找周某要钱,但依旧遭到推脱:“他说你老是要钱,我没钱,一二百块有,到月底再说。结果到月底他又说(1月)3号,3号又推到5号,至今都没给我钱。”

1月7日中午,张引会再次给周某打电话讨要工钱,但又遭推脱。情急之下,张引会在电话里喊周某为“爷”。经过一番交涉之后,周某答应当天下午转4000元给张引会,剩余的下周六前结清。下午5点左右,张引会告诉澎湃新闻,周某已经兑现承诺,给他转了4000元。

在陕西话里,说“爷”一般即是“爷爷”的意思。

对于此事,周某也表示无奈。他告诉澎湃新闻,截至目前,工程发包方还没有把工程款给他结算完,所以才一直没能给张引会工钱。周某称,实际拖欠张引会一方的工钱是7500余元,而非9000元,“活是按合同干的,我都没有包那么多活,他怎么可能干那么多?”

剖腹产术后吃什么
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
剖宫产术后的护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