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权国 343伏击(一)

2019-12-05 02:5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43伏击(一)

;啸的风裹挟着火焰点燃所能接触到的切,一道道。地涌而起的烈焰把芮尔典士兵的队列冲击的七零八落

,不断有士兵被突然冒出来的火焰炸伤半空,这让本就混乱的苗尔典部队彻底陷入无法控制的混乱,就连一些步兵队长们在这可怕的景象面前选择了退缩

“轰隆隆!”又一枚埋在浅土中的原油弹发生了大爆炸,一道火红的光像绽放的花朵,地上的泥土被巨大的气浪溅射出十几米,几名脸色彷徨的苗尔典士兵被炸飞出去,残肢混着泥土从天空洒下来,

撒隆撤离时特意安置的萨摩尔燃油弹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整个营地在顷刻间化为一片火海,正面阻挡冲击的苗尔典重步兵完全无法组成完整的队列,就被猛虎下山般的萨摩尔洪流淹没,

“大人,你必须马上走!“克莱斯特脸色焦急的劝说着,索米亚已经停下了脚步,揭开帐篷的雅幕,眼色深沉的看着外面已经被大火染红的天空,厮杀的喧嚣声已经近在咫尺,索米亚放下手中的帷幕声音凝重道“我还不能撤,我这里是军旗所在,一旦我撤离,军旗倒塌,那么今晚我们就再也没有扳回来的机会,只有我守在这里,才能让战士们安心,才能让萨摩尔人依然以为战斗还在进行!我们的骑兵才会有时间杀回来!”

“大人,我们已经没有可以动用的部队了!所有的部队都被冲乱了,最多十分钟,萨摩尔军队就会杀到这里来“克莱斯特满脸无奈,

“索米亚大人的话没有错!我们的战旗不能放弃”第十骑士团长莱文斯从座位上站起身,看了看一脸倔强的索米亚。向克莱斯特打了一个眼色,手臂一挥,左手掌狠狠切在索米亚的后脖子上,

索米亚没想到一向对自己恭敬的莱文斯会突然出手,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身体瘫软的昏死过去,莱文斯向满脸惊诧的克莱斯特一瞪眼,厉声道“还等什么!马上带索米亚大人走!这里我来守!”

“可是,大人!“克莱斯特还想说,却被莱文斯挥断道”什么都不用说了,守卫战旗本就是我们骑士的,苗尔典北军可以没有我莱文斯,却不能没有索米亚大人!”

“莱文斯大人。

“克莱斯特神色激动的向莱文斯行了一个军礼。抱着已经昏死的索米亚转身出了帐蓬,莱文斯听见远去的马蹄声,神色平静的坐下,眼睛微眯”啪“一柄粗实的钢制长枪摆在桌子上。几名随行而来的骑兵从帐篷外走进来,分列在两边

尽管苗尔典士兵全力抵抗,但是因为重装部队的溃散,被蜂拥而来的萨摩尔军连破三道防线,最突前的前锋已经逼近中军战旗

“杀!”萨摩尔中队长沃克泰大喊着从敌人身上拔出自己的重型三菱长枪,喷涌的鲜血染红了战甲,他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个敌人。只知道脑海里一直呼喊着“杀过去!杀过去!”

他突然感觉眼前一亮。一座飘扬着茵尔典战旗的大帐篷就在离自己十几米处,无数的人影在火光中晃动,到处都是厮杀的喊声和呛人的浓烟,硕大的纹章旗在火光中显得格外显眼

“妈的!是苗尔典军战旗!”沃克泰神色欣喜的喊道“兄弟们冲上去砍掉它!”带着后面的十几名士兵冲向插着战旗的中军帐,

“把它挑下来!“沃克泰手中的长矛横扫,想要用长矛把战旗挑下来“锁!”一支带血的重型长矛带着迸裂的风声,从帐篷的维幕里射出来。撞在沃克泰手中的盾牌上,

强大的力量把沃克泰撞翻了一个跟头,这让后面跟随的十几名萨摩尔士兵脸色一愣,看见中队长狼狈的趴在地上,连忙用手中的盾牌组成盾墙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沃克泰脸色苍白的爬起来,刚才那一下重击让他现在还手臂发麻,想到刚才就差一点点,感到心里一阵恼火

“多!“一名身形消瘦的芮尔典骑士从惟幕中走了出来,脸色冷傲的高抬着头,眼神不屑的扫过眼前惊诧的萨摩尔士兵,

“我是苗尔典第十骑士团长莱文斯,也是你们嘴里喊着要活捉的茵尔典将军!”莱文斯嘴角冷笑“就凭你们这几个人,也想活捉芮尔典将军,真是笑话!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是塔尔梅齐那样的懦夫!”

莱文斯手中的钢制长矛化出一道疾风般的枪影,猛烈的撞在面前的盾墙上,“砰砰”萨摩尔士兵组成的盾墙被撞的四分五裂,几名士兵甚至被撞飞了出去,

“妈的,这个怪物!“沃克泰倒吸了一口冷气,其他的萨摩尔士兵也是脸色难看,没想到这名苗尔典将军的战力如此可怕,北方驻军的装备在萨摩尔军队中绝对是一流的,就连盾牌都是掺加了特殊金属的,竟然会让眼前这个苗尔典将军一枪刺破,如何不让人心惊,

”来呀,萨摩尔胆小鬼!“莱文斯嘴角挂着不屑的冷笑,手中的钢制长矛带起一阵狂风,撞进已经扑上来的萨摩尔军阵中,啪啪,十几名萨摩尔士兵被枪影扫过,鲜血淋漓的撞飞出去

”杀!为了苗尔典!”一队增援的菌尔典长矛手这时也从右边火海中冲了过来,密集的长矛与萨摩尔重装步兵的盾牌撞在一起,发出一阵“咯吱”的金属撞击声在一起,

火光照映在双方战士的脸上,红色鲜血从敌人的身体溅射出来,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滩滩的红色血泽

营地左门外的高岗。与营地里喧嚣的厮杀声相比,这里显得太安静,十几辆重型弩车静静的躺在那里,上百名萨摩尔士兵正在紧张的搬运着东西,谁也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来,但是谁都知道,要就不来,来了就是死战。

“注意!”萨摩尔弩兵队长从地面上抬起脑袋,贴地听音是斥候们的技巧,这名弩兵队长以前就是一名斥候,

“左侧的米外有骑兵!所有人立即回归岗位!”弩兵队长向还在撤运箭镞的弩兵们挥手大喊道,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荐,

隐约可以听见一阵轰隆的马蹄声随着风从远处传来,一道黑线迅速从河沿出现,马蹄的声急促响起小无数的苗尔典骑兵像一片乌云,出现在营地的左面,银亮的锁甲在黑夜里闪着光,这是从河沿营地赶来救援的菌尔典骑兵(未完待续)H

宝宝咳嗽怎么办
儿童咳嗽专用药哪个好
小儿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