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逐月神姬 第33章 酒楼密会

2020-01-16 16:4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逐月神姬 第33章 酒楼密会

“什么?”思思以为自己听错了,李东华深吸一口气,抱拳道:“我已经告诉陆晨了,从今而后你不再是潇湘馆的弟子,可以另行拜师。”

“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思思站起来,冲动的说道:“大家明明相处的很好的,即便不辞而别,但我和师兄们一直都等着师父回来呢!”

“思思,你不要生气。”沈涟漪安抚道:“你师父已经散去大半弟子,也不准备收徒了,不单是你,萧潇她们也都走了,现下武馆频生事端,你们女孩子去了不安全。”

“我知道,便是元镇和一个踢馆的道士在捣乱,我已经见过他们其中之一了!”思思气恼的说。

李东华夫妇面上一惊,涟漪说:“思思,你可别小瞧这元镇,你师父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为什么要找你们,还说……师父是他的徒弟这种大言不惭的话!”

李东华无奈的笑了一下,“思思,他若这么说也未必不是实话……”

思思心里一惊,这……难道那年纪轻轻的少年高手居然真是李东华的师辈?

李东华苦笑,“师父有太多事情不方便告诉你,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还是不要靠近我们了。”

“那你和师娘怎么办?你们现下在哪里?为什么只上游戏却不露面?”

涟漪眼神闪烁一下,幽幽道:“我们有不得已的苦衷,况且……我们二人现在也不在一处。”

“什么?”思思大吃一惊,他们在游戏里相拥而行,却天各一方?

“你师娘不肯告诉我她在哪儿……”李东华似有怨言,却又显得很无奈,“总之,我们现下还是安全的,但是思思你已经知道有人在找我们,以后就不要再和我们联系了,以免惹祸上身。”

“可是在游戏里也不能联系吗?”思思对他二人已有一定感情,也很羡慕他们情谊甚笃,现下知道二人遭遇麻烦,竟然不能相守,心里顿觉难受。

涟漪苍白的脸露出一抹淡笑,“思思,不知怎么,我真的蛮喜欢你的,如果以后在游戏里相见,我们或许还能一起行走江湖。”

看着她的脸色,思思心里一动,忙说:“师娘,那《香妩功》你还是不要再练了吧!我好像听说这功法不太好,练到一百式会有危险的。”

涟漪脸色一变,“你从谁那儿听来的?”

思思捂着脑袋想了又想,终是想不起来,“哎……我怎么忘了呢?总之,我自己修炼也差点走火入魔,师娘,我不想看你受伤,还是不要练了!你和师父本就是高手,用不着再为了区区一本秘籍冒这么大风险吧?”

涟漪怔忡了半晌,竟然断断续续的抽泣不语,直把李东华急得脑门冒汗,她倏尔又笑了起来,容颜显得有些沧桑,拉着思思的手说:“思思……未想到你竟然这般心地纯良,倒是我居心叵测了。”

“东华,我们该走了!”涟漪站起身,拍了拍思思的脑袋,就要告别。

思思忙说:“师父,若你们有麻烦别忘了给我打,我朋友也是武功高手,定能够帮你!”

李东华投给她和蔼的一笑,虚揽了她一下,“放心吧!躲过这阵就好了。”

“对了,这个给你――”李东华忽然发起交易,给了她、。

咦?这是什么?思思看这两样闪着紫光的物品,自知品质不凡,待想阅读物品说明,却获知提示――

这便是指思思的修为太低了,连物品的轮廓都瞧不清,更无法明了怎么使用了。

“思思,这些东西应该会对你有用处,具体用法你可以去询问城外十里亭的,我若在此说了会让物品失效,你必须自己解得。”李东华含糊的说道,然后领着涟漪匆匆离开了。

思思惘然,不知他们为何来去匆匆,待到下楼来才发现酒楼喧闹的大堂中间站着一位扎眼的美男,头顶两个紫色大字。

思思方始注意到他的名字是紫色的,却和普通玩家的蓝色不一样。《江湖》里的名字颜色都代表不同阵营,npc怪物的名称是红色的,npc唐代官宦武将的名称是橙色的,普通npc长安百姓的则是绿色。

元镇这个紫色字体是怎么出来的?难怪这酒楼里一大堆男女老少玩家都把他当成了忽然出现的长安城某一尊贵npc,大家想必是以为长得如此仙姿绝色的男人肯定不是真人玩家,必是系统里大明宫的皇亲国戚出来微服私访的。

再加上他名字那么严肃正统,和那些五花八门卖萌的玩家名大不同,便被理所当然的以为是特殊npc携带特殊事件出现,当下便有不少人凑过去想要试探是否可以触发什么奖励任务。

望着一堆里三层外三层玩家围着自己跳跃呼喊,还有人盯着他的脸念念有词,元镇脸立即拉了下来,吼道:“走开!大爷我和你们一样是玩家!”

“哇塞!这里有个超高智能npc,大家快来看啊!”人群接着炸了。

元镇一脸黑线,手中玉笛一扬,一个横扫千军毫不留情的掀翻人群,然后快步飞上楼梯,来到思思身旁,这才露出笑痕:“还好我在你身上施了追踪术,姐姐,你今日不生我气了吧?”

思思讶然,他怎么能如此无辜,“是你撵走我师父的?”

元镇睫毛扇动了下,眼神微眯,声音低了下来:“你师父?哦,刚刚东华和涟漪来过?你们见面了?”

思思呼吸一窒,她无意中泄露了师父师娘的行踪,不过好在他们肯定是走远了,这游戏里就算被他撞见了,立马下线就成了,元镇又不知道他们如今身在何方。

这么想便放心了下来,“你要抓他们做什么?”

“思思,这件事和你无关,我早知道他们俩会在这里露面,无妨,我来找你可不是为了那两个背叛师门的人。”

“元镇,你说什么?师父师娘几时背叛师门了?”

元镇低眉敛目,顿了一刻,便道:“我本不想让这件事影响我与姐姐你的相处,不过这事儿到底让你对我印象坏了,你只需相信我要抓他们二人回去自有道理。放心!我不会借由你这里打探他们行踪,我元镇不做这种事。便是你前脚和他们相见,后脚被我撞见,我也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思思轻笑一声,环胸看着他,“你特特的跑来告诉我这些到底为何?难不成你喜欢上我了?偏要追着我叫姐姐姐姐的。”

元镇咧开一抹明艳的笑,“我对姐姐你一见倾心,想常伴你左右,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思思柳眉轻扬,“哦?那我叫你别去打扰师父师娘,你可愿意?”

元镇表情正经起来,“那是不行,这是我此番重要任务,他二人必得跟我回去才成。”

“你要对他们怎样?”

元镇冷笑一声,望着她的表情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思思,你一口一句师父师娘的,也不问问他二人竟真是一对夫妻,还是罔顾伦常的奸夫淫妇。”

她倒抽一口气,忍不住拔剑而起,“你再说一次?”

“姐姐,莫动气。”元镇哄着她道:“这二人便是我不去抓,也有旁人去抓,落在我手里尚且算走运,换了别人可未必与我这般好心。”

礼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涿鹿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癫痫病治疗大庆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医院江西哪家好
营口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分享到: